德甲

一日

2019-09-13 05:08:0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今天,不久就会被后来的重叠的日子盖住。我不想将它忘记。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我这个陌生的人,带着熟悉的孤独。和一场冷雨。

0: 0。火车不知疲惫地向前奔跑。透过车窗,外面一片漆黑,分不清天地,除了遥远的天际尚存几豆微光,在告诉荒野,世界还未熄灭。和我坐在一起的几个大学生,将扑克凌乱地丢弃在小桌子上,结束了谈笑风生。各自倚在座位上,昏昏欲睡。

:00。火车仍不知疲惫地向前奔跑。我在几次迷糊惊醒之后,逐渐清醒,到车厢接口处吸支烟,洗把脸。回来后,发现不知谁将车窗仅留的一丝缝隙关合,或许是有人被冻醒之后所为。渐渐,困意消散,我身边的几个学生都醒了。继续聊学校里的奇闻轶事,没有经历过的就臆想编织。我已经毕业,比他们少些喧哗的心思,就随便听听。

: 0。我的朋友给我发信息:你到哪了?

我没回,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什么地方,只知道在火车上,火车在黑夜,继续奔跑在路上。

4:00。火车销售人员提着一水壶牛奶叫买,一元一杯,热牛奶。声音懒散,像是出殡。

4:20。我给朋友回了条信息,我到郑州了。估计她现在已经和男朋友睡下了。世界继续梦呓着黑暗,火车停下。我身边的几个大学生收拾好行李,伸展一番四肢,陆续下车。他们虽然在车上聊的甚欢,但离开时,要再次散落到天南地北时,却没有互相留下联系方式。这就是过客与朋友的区别,过客是一次性朋友,在一起时利用同是过客的身份,向身边人汲取温暖,离去时他们便再次回到朋友的身边,温存不过是一绺春风,随孤独一起消失在匆匆的背影后。朋友则是多次过客身份相重的结果,让短暂的温暖延续。友谊是多次接触的回忆,被空间与时间的拉伸消磨之后,沉淀下的感情规则。

4: 5。我买到去桂林的车票——去我朋友那的有效证件。火车要中午十一点才行驶,我有现在拥有了很大一堆时间,却不知如何打发。正值十月黄金假,火车成了二十四时热闹的发祥地,虽然我的双耳排着比购票的人还多的吵闹,但我还在中规中距地坐到孤寂的怀抱。

5:00。我在车站吸支烟后,托着破烂不堪的行李箱来到候车室,我的两个肩膀还背着两个大包,总重要超过六十斤。两个肩膀被压得又酸又痛,有点后悔此次之行。朋友不过要给我介绍一个比较出名的企业的一个销售经理的工作,累也是有回报的,所以这次背井离乡这是值得的。车站里候车的人还很少,毕竟离火车开动还有很长一段时间。放下行李,我请求身边一位怀有七八个月身孕的少妇帮我看一会,她很爽快地答应了。我向她点头示谢,她挥了挥手表示不过是个小小不言的举手之劳,不用挂齿。本想出去好好吃顿早餐,但发现买完卧铺票,钱已所剩不多,只好买桶泡面回来泡。没想到那位坐在我行李旁边的孕妇和他丈夫也在吃泡面,估计她肚子里的小孩子多多少少也吃到一些吧。

5: 0。我将身体移到一排座位扶手下,在躺座椅上了一会,其间被惊很多次,换了很多次姿势。待将困倦睡去,我已经腰酸背痛。这时,候车室里还没有多少人,但这样的情形不会保持太久,等待和寂寞都无法阻止人们为冲向目的地的心情。比如我。

7:00。朋友给我回信息:把你的车次和到的时间都发给我。

1627,估计明天早上六点多到吧。

发完信息,我翻出包里的普希金,用他两百多年的声音打发掉一些伟人热爱的时间,和自己不算多的生命。

11:00。我坐上火车。虽然以前坐过不少次,但这次很特别,是卧着的,心情掠过一丝新奇,和身体一起舒适起来。就是有点贵,舒适总是有代价的。这时,上来一群牛气轰轰的几个中年东北人,其中一个在别的卧铺车厢,他要求和我换,好和朋友在一起愉快旅程。我不想和他们争执,免得枝外生枝,便点了点头。不过,我在成人之美同时,要求他帮我把行李提那他的那个车厢,为了表示自己深明大义,他二话不说同意了。

11:08。火车开动。

11:50。火车在另一个站停下,我在上铺,下铺来了一个微胖稍短有点瘸带眼镜的青年。从自上车之后,他就没停下过三件事,看书,吃花生,喝水。

1 : 4。火车又停过几站,我在上面一直睡不着,抬头看着外面的风景,又被飞驰的世界搞得头晕。这里,我接的手机响了,我朋友打来的。接通之后竟是一个男的声音。

你是谁?

我是她的男朋友。

噢,你好。

你别来了。

我没说话,心里隐约有不好预感。过了一会,见他在等我问为什么,我只好问,为什么。

你知道广西什么最多吗?

我的心咯噔一下,虽然不知道,但我身边已经有不好朋友被骗去传销。我一直没有想过这事,因为我相信我朋友,因为我觉得他们会像我对他们那样对我。虽然极不情愿说里我心里最坏的这个想法,但我不死心。

是传销吗?

对,我现在正在劝她跟我回去。

那……

到下一站,你下车,回去吧。

可是……电话挂断。我没有回打过去,将手机塞进口袋,傻傻地躺着,脑中空白了。良久,我垂下脑袋,问下铺的那个正在不紧不慢地做着三件事的青年,问你一件事可以吗?

好啊。他放下书,挪了挪闪着智慧光芒的眼镜,等着我问他。

桂林搞传销的很多吗?

好像不是很多吧,不过它周边地区好像不少。他说话的声音保持中速,中速代表稳重,稳重往往带有权威性。他的话没给我内心正在挣扎的希望给予打击或助长,这是可以继续聊下去的聊天技巧。

怎么了?你有朋友在那?

我点点头,说,她说给我介绍一份不错的工作,但她男朋友说她在搞传销。

他思忖一会说,那你下一站就下车,回去吧。

但我心里有两个想法。我把两个想组织了一下,说给他听。现在我朋友欺骗或许在我,但我还是要相信人的。比如我眼前的这个阅历比我高的青年。

我说,第一,我怀疑是他男朋友吃醋。因为我这个朋友曾今喜欢过我,但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后来作了我妹妹,我知道这个办法很粗俗,但至少当时可以慰藉我的内心。后来她就有了男朋友,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那个。第二,如果她真是在搞传销,我想去帮她男朋友一起把她给拉出来。毕竟她一直对我不错,我也叫她妹妹,我应该尽这个义务。

青年笑了笑,不知是不是在笑我幼稚,说,这我也不好说,要是第一种可能你就不要去,如果你不想破坏他们的关系。除非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很暧昧,你对她还是有什么想法的。但也是第二种可能,那我也不好劝你,只能说这种事太有挑战性了。

这时,我朋友用一个陌生手机给我打来电话,你在哪呢?

我很想问她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?但还是忍住了,故装平静地说,在车上,还要很久。

那好,你在车上小心点,好好照顾自己,来时跟我说声,我接你去。

挂上电话。那个青年又给我出个主意,你给他男朋友发信息,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,从他的回答中看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。

我发出信息:她愿意跟你回来吗?那些传人员没逼你入伙?要不要我去帮你?怎么说她也是我干妹!

不一会,回来信息:不用,我和他已经来到车站,打算去上海。

14:20。火车停下,又有一些表情漠然的乘客上车。我没有下车。从他给我回的信息可以看出,我的第一个猜测有了眉目。我无心和他争女朋友,我曾今的优势比他大的多时都没有那么做。但我想要一份好工作,大不了等我成功进入三金西瓜霜公司后,不再和他们有过多接触就是了。

14: 0。刚才那个陌生号码给我来了条信息:你还在车上吗?我是你妹妹的同学,她男朋友是想让她和他一起走,到上海工作才和你说这边没有工作的,如果你还想来的话,我去接你!相信你妹妹不会骗你的!来了就明白了!

想必他男朋友把他对我说的话,告诉她们了。

我心里对刚才的第一种想法又多了一份自信。但,不久那个男生给我打来电话,陪笑说,我是说着玩的,我刚才和她吵架生气才会这么说,你来吧,我们去接你,请你吃饭,向你道歉。

他的转变让我稍稍笃定第一种的信心也转变了。这种口气分明带着谄媚!我完全糊涂了,现在他们我谁也不信。

火车还在快速行驶。

我闭上眼睛,躺在上铺,什么也不愿意想,由着火车将我带向答案。昨天一晚的行驶,和现在的思想折磨搞得我好累啊!

15:1 。在我迷迷糊糊,即将入睡时,我的可恶的手机又响了,我朋友用她的手机打来电话——估计他们现在在一起了。

哥,你现在在哪?

火车上。

你到长沙下车吧,我们去那和你汇合。

什么!她也让我下车?第二种的可能如禾苗,在我心里倏地长出青青一片。

怎么?你真在那搞传销?我吃惊地问。在没打电话来之前,我还是尚存一些侥幸心理的。

不是……

那是什么?

我也不好和你解释……

那是直销?

可能……也不是吧,反正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坏。

这时她男朋友接过手机,说,哥,她同意和我去上海了。

噢,你们先别走,等我去了搞明白怎么回事再说。

那么……好吧,我们在这等你。

挂上电话。我郁闷地说,全乱了。

下铺的青年说,其实,你仔细想想,做任何事都有目的的,你冲着什么去的?你刚才说的好工作的?

听她刚才的口气,估计不是传销,但很可能是直接,如果是,那我是不会干的。

那你冲着她去的?

更不是,我没有这么无聊。

他不说话了,效果达到。智者从来都是用启发把答案摆在你面前,自己不说出来。

15: 4。我走到车厢接口处,一支烟没吸完。就拿出了电话,是她接的。

你们不用等我了,我下一站下车,然后回到以前的地方,你们好好处相。

她支支唔唔的说了许些,大意没听懂,但听出了内疚。不知为什么,我心里竟不恨她、他、她们。我也不想知道答案,他们合好并且觉定离开,我也不去了,已经是事情发生之后的最好的结果。

15:40。她发来信息:哥,很抱歉,我也不想让你白跑,有机会我会跟你说清楚。我回复:没事,哥不怪你们,至少你们没有真心想骗我,这就够了,好好和他相处,你们过的好好的就行。

收起手机,我所想的也便简单了,下车,找个旅馆睡一觉。但,没多久我的心开始难受了。因为我身上的钱不够回去——原来的那个海边小城,那个不知还要不要我这个回头犬的小公司。我父亲五个月前去逝,家里借债累累,而我却又要伸手向母亲要钱,作回去的路费和再次找工作的资本。

15:48。下车后,灰色的天空挤下几点大个的雨滴,清冷的风徐徐吹起。

我走出车站,雨渐渐大起来,伫立在不远处的一家简陋的旅馆门前。一个撑着大伞的妇女在有气无力地叫卖着昂贵的水果,使我想起早晨那个在火车如出殡一般叫卖牛奶的女销售。

16:00。坐在旅馆里的女人丢下眼前电视里纷乱的画面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已经被雨水溅湿行李的男生,猜测他到底到磨叽到什么时候才肯扭头进来……

共 4 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种很新颖的小说记述形式。作者把一日划分为若干重要时段,从而平铺直叙着想要表达的故事情节。人物勾勒生动,心理描写有力度。【编辑:漂牛】
2 楼 文友: 2015-09-12 15:42:19 写的真不错,祝创作愉快!
 楼 文友: 2015-09-12 17:2 : 4 写的真不错,祝创作愉快!幼儿上火
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
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
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
分享到: